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声音?—— 兼与曹林老师商榷  

2013-05-13 11:1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拙作《网络舆情与现实民意》一文,被曹林老师评为:用词“都太文太专”,“弱化了评论的表达效率,形成阅读障碍”,是在“掉书袋、炫文化、装大家”,“不是专业评论”。看到这个评价后,我觉得,对于那样一篇“有的放矢”的商榷文章,最后得到的批评仅仅是“掉书袋”,那么,即使我惶恐于“装大家”的说法,也仍不得不表达对曹林老师对文章总体肯定的谢意。当然,还有遗憾——曹林老师阅读时的障碍。

 

    曹林老师批评引出了一个值得讨论的严肃话题,即评论中的专业词汇,是否对易读性和表达效率构成了障碍,从而导致了“不专业的评论”?我本不是专业人士,谈点自己的感想吧。

 

    首先,“全双工”名词虽然专业,但顾名思义并不难。而且,考虑到受众中有文化程度相对较低的读者,我在文章中随即用“即可收也可发”加以解释。如果硬要说“全双工”三个字影响了表达效率,是“因词害意”,那么曹林老师为了批评而不全引整句,就是明明白白的“因义害词”——文中专业名词后面的解释被选择性的无视了、谋害了。

 

    其次,我认为,专业性的术语有助于在短短几个字中包含最大的信息量,把话说的明明白白。既然“洗脚”、“擦脸”这些云里雾里的词汇都可以成为一套语言体系,堂而皇之的作为官方评论体系的范本。那么,专业词汇不会比它们更使人昏昏,在附带简单解释的情况下,反而有可能使那些愿意进一步了解的人进行纵深阅读。

 

    时代在进步,阅读的方式也在变,只要愿意,鼠标轻移,就可立即得到任何一个专业词汇的详细解释,这正是“超文本阅读”的魅力所在。既然读者在变,写者当然也应与时俱进。腾讯等门户网站制作专题时采用的“简略+详细”的链接结构正是“超文本阅读”的现实例子。

 

    其实,“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几个字虽略显深奥,但读者一般能大概猜出几分,而那些愿意轻点鼠标的读者,就会立即知道其意思是指:“言语不正但善讲搅理,混淆是非,无理也要搅三分;宣扬邪恶却旁征博引,用迷魂药毒害他人;张扬错误却加以修辞,让罂粟开出艳丽的花”。孔子短短12个字,难道不正是极其精炼的刻画了当下舆论场中的一些现象和人物?如果这些字词能被更多的人知道,岂不是一桩乐事?

 

    所以,适度的、带有解释的专业词汇非但不会影响表达效率,造成阅读者的困难,而且,还可以带动进一步的阅读和思考。也正因为如此,在知识复合化的时代,对评论者来说,重要的就是宽泛的涉猎,提出一定程度上专业见解的能力,而非所谓的评论本身的形式、布局等八股技巧。

 

    我们身处知识爆炸的时代,大量的专业知识综合在一起改变着世界。从传播领域来看,通讯技术的发展深刻的改变着传播本身。从这个角度,通讯行业的基本知识本应是著名媒体人的ABC。如果你了解香农公式,你就能从更本质的层面审视塔西陀效应;如果你了解OSI七层模型,你就能明白微信收费的该与不该;如果你了解加密与解密中的熵值变化,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信息之墙终将垮掉;如果你了解收音机的单工与互联网的双工,你就能更深刻的理解web2.0,更容易把握现今网络舆论带来深刻变化的本质,以及为什么要为之辩护。

 

    非但如此,邻避效应、沉没的螺旋这些词汇已不可避免的出现在众多媒体上,“全双工”三个字,本不应构成对著名媒体人的阅读障碍。总之,在日益复杂的世界中,“专业的评论人”已不可阻挡的慢慢让位于“专业人的评论”。当然,这并不是说具体人的改变,而是说定位的改变:应宽泛涉猎各种专业,形成复合型的知识结构,而不是抱残于所谓“评论本身的专业”。

 

    不过,宽泛的涉猎虽然重要,但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所谓评论,无非是有感而发、或专业洞见,或不平则鸣、最紧要,是讲究一个真字。北京出租车司机是专业的评说者吗?不是。写“亩产万斤”的文章的是专业的评说者吗?是的。讽刺的是,前者习主席要与之座谈,而后者,早已被历史唾弃。

 

    太阳之下无新事,当下评论最大的表达效率,不是什么评论本身的专业与否,而无非是一个真字。如果无视当下评论、言说的种种困难,用强调所谓的评论专业性去把持话语权,这其中的逻辑就与喉舌指责网络、名人微博的片面性,是一脉相承的。这种伪精英主义就落入到了“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犬儒局限,可是,真的好评说者,应该是风声、雨声、哭声、笑声,声声入耳,字字入文。所以,网络确是当下中国的最好声音,虽然其间不乏偏颇和情绪,但却有一个最珍贵的“真”字——即使不是完全真,也是最不假。

 

    最后,我试着回答一下,我们该如何看待目前大环境下产生的一些特殊的媒体间业务批评,以及这种业务评判对个人的某种程度上的损害?实事求是的说,在现今环境下,媒体人很难有完全的独立,难免有规定动作,对于这一点,要说不可接受,那是没脑子、装外宾。但是,这不等于做出这种规定动作之后,还抬起头来,全然不顾文章中字里行间都写着谎话两个字。

 

    某种程度上看,做出这些规定动作的人,是制度的提线木偶。但当完成规定动作的人,将自己的心血、灵魂、职业形象、都交托给这个木偶,与之融为一体,并获得好处的时候。对这个木偶的批评必然也会损及这些鲜活的人的职业声誉。不过,从某种程度上看,制度就是人,人就是制度,只有改变制度才能解放人,而只有盯紧人,方可改变制度。这或许有那么几分残酷,但“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自由的思想市场中的蓬勃生机,本来就来自悠悠众口。只不过,在自由的声音顽强生长的今天,这种“卿本佳人”的故事不免令人遗憾,生出几分唏嘘感叹!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