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中美长期战略互信与互疑——正和或负和   

2013-12-24 15:03:00|  分类: 中美关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最近的《财经》三亚论坛上,提出了中美战略互疑与互信这个话题。这的确是个好话题,这个问题是中美关系的基础性问题。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建立起新型的大国关系呢?基辛格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要“共同进化”。这个词来自于他的一个助手,是指生物的进化。意指如果双方按照自己的发展模式,自己的既定道路前进,会达成一种互补型的经济关系,就像现在的“中美国”的提法。


    这个关系可能建成么?回答这个问题,先需要回答的是,互补性在于什么,这个答案很明显,那就是美国的创新型、资本密集型与中国的承接技术转移,劳动密集型经济的互补。只有这样,双方才有基本的共同利益。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这种互补的本质是什么?答案是落差、差距、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是落后。资本密集型与劳动密集型,创新与承接技术转移,显然是两个不同的阶段。前者意味着领先,后者的可替代性虽然很难,在世界范围内现在找不到中国这样一个政治稳定,基础设施良好,劳动力相对便宜,有着低人权优势的国家。但是,这绝对不意味着不可替代,现在美国就在搞再工业化,在更极端的情况下,在其他国家寻求替代也是可能的,当然成本会高一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前者具有更大优势,而后者必须是落后的,这样才能有共同进化的基础。


    既然是共同进化,也就是说关系是动态的,进化的。这就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意义是,都在发展,美国经济发展了,中国经济也发展了。第二问题是,相对的经济落差,技术落差,这个本质性的东西不能改变,否则就没有共同进化的基础了。还有一个潜在的东西是意识形态的,不能有剧烈的左转,甚至也不能有剧烈的引起社会动荡的右转。没有了政治稳定,也就同样没有了共同进化的基础,这一点,也许很多人并不赞同。

中美长期战略互信与互疑——正和或负和 - liuyj2000 - 刘远举的博客


 

   在短期内,不管的双方的经济情况,还是意识形态情况,都不会有大的变动,所以,共同进化的趋势不会变,中美国会更加紧密,但是长期来看,就不那么确定了。


    1948年后,美国“连日制华”,中美关系的意识形态底子就这么定下了,虽然后来中苏关系破裂,在苏联是共同威胁的基础上,尼克松在文革时访华,中美关系缓和,到后来改革开放,搞“和平典范”,苏联崩溃,冷战结束,中美关系的底子还是没有变。


    中美关系的底子,首先一个问题就是核心利益问题。戴秉国在2010年说,中国的核心利益就是中国的国体、政体、政治稳定、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然后才是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三是中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2011年中国发表的《和平发展白皮书》也是这种说法,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是中国第一核心利益。也就是说实际上中国要求美国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第一条是尊重中国的政治制度。说白了,美国人首先需要尊重共产党,其次需要尊重中国人。


    但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反过来,其心必异,就肯定非我族类。人类历史大大小小的战争、冲突,背后的意识形态、宗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美国人很达到中国人的要求。比如奥巴马对中国人演讲,他会讲到自由,言论的自由这些东西。再如TPP的问题,它符合美国,但架空WTO,中国可以参与,但对修改国内法提出了要求。对中国来说,修改法律,执行法律,即使是经济方面的,但达成这个目标,必然需要更大的政治改变,侵蚀政治,比如国企地位、体量。所以,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中国的核心利益可以总结为红色江山,这绝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概念,也是一个经济概念。


    那么,对于美国来说,共同进化的基础就是保持差距,只有在保持差距的情况下,或者说在双方经济、贸易方面的合作方面,经济利益超越意识形态,意识形态安全有足够保障的时候,没有威胁的时候,这种共同进化才可能存在。


    但是,这个威胁可能比他们想象中来的快。中国经济发展虽然很快,但仍然很穷,人均数据很差,改革这么多年之后人均GDP才占美国的20%多。所以很多人认为不能取代美国。但是,再大的数字,除以13亿就很小,再小的数字,乘以13亿就很大。大国之争,总量非常重要,所以也不能完全说是虚骄之气。即便缺乏最新的技术在全球范围能不能与美国抗衡,但让美国不能在地区内平衡,甚至在国内问题的逼迫下,以损人不利己的方式,来达成这一点,却是有可能的。


    而且,即使抛开意识形态,但大国之间的竞争永远不会结束。长期来看,中国肯定会与美国有着战略竞争。但谈中美关系,中美的战略竞争,零和的或者非零和的,很大程度上看我们怎么定义自己的核心利益,怎么定义政府与人民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该怎么看待中国的核心利益排序。当然,这不解决全部问题,但能解决很多问题,起码,有利于国内的创新,有利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美在全球层面达成一种非零和的竞合,这是最好的局面。

  评论这张
 
阅读(33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