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闯黄灯“新交规”:皇帝的新衣  

2013-01-08 15:26:00|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y 刘远举

   

    新交规闯黄灯扣6分的规定,引起了激烈讨论。应该说,交通管理部门的初衷是好的,因为在中国,黄灯加速的行为是一个普遍现象,导致了不少事故。新规很好的制止了黄灯加速的行为,但同时,也造成黄灯亮时,离停车线很近,来不及刹车;或急刹后被追尾;甚至司机在绿灯时就把速度降得很低,等黄灯,反而堵塞交通等问题。

     实际上,司机抢黄灯,加速而不是减速的本质是滥用黄灯期间的自由量裁权。新规的本质则是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收回黄灯期的自由量裁权。从中国的现实而言,这是有必要的。随之而来的困境的本质则是:当以黄灯亮起那一刻,停车线具有了两个功能:第一,收回自由量裁权后的命令线——根据车辆是否越过停车线,司机接受到“继续行驶”或者“停止”的不同命令;第二,处罚线,黄灯亮起那一刻未越过,但随后越过了,就会被处罚。命令线和处罚线是同一条线,就必然导致时间上逼迫。黄灯一亮,自由量裁消失,司机接受到“行驶”或“停止”的不同命令,但同时,可能离处罚线很近,司机就只能急刹。或者,把自由量裁提前到绿灯期间,要么在绿灯期间抢在黄灯亮起之前通过;要么绿灯期间极慢,导致交通效率降低。

 

    从这个角度看,本质在于控制黄灯期的加速度,而这可转换为距离上的控制,处罚线和命令线的分离,就可以很好的实现这一点。

 

    新加坡的三个不同距离的提示线就是这样一个办法。新加坡道路在停止线之前,由近及远有三个箭头,每个箭头之间距离约十米。如果信号灯从绿变黄时,车辆处于离停止线最远的第一个箭头位置,此时就必须减速、在停车线前等待红灯熄灭。如车辆处于离停止线较近的第二、三个箭头时,车辆则可在黄灯期正常通行。

 

    这个办法的实质是,收回黄灯期间的自由量裁权,但把处罚线和发布命令的线分开,命令线在前而处罚线在后。这样一来,黄灯亮时,司机既无自由量裁权,只有接受因所处位置不同而接受到的不同的命令。而处罚线在后,也就有了充裕的降速距离。这样,无须龟速通过路口,无须害怕后车追尾,也无须投入大量经费增加监控设备,只需在地上多划3条线,问题就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

 

    另一个附带的好处则在于,提前20米,司机即使为了赶上第二个箭头而“抢绿灯”,由于这个位置离路口较远,司机抢绿灯,也只会引发“良性”的追尾,离行人过马路的路段还有一段距离。

 

    技术性问题总有很多办法,但更重要的则在于我们必须循着法律行事,而这正是新规的严重问题所在。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6条规定:“红灯表示禁止通行,绿灯表示准许通行,黄灯表示警示。”显然,黄灯仅起警示或缓冲作用,并不禁止通行。而该法的实施条例第38条第2款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这正是一切问题的始作俑者。

 

    首先,根据王秋瑞律师在东方早报上发表的文章中所说,这已经改变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对黄灯的界定,即把“可以通行”变成了“附条件通行”。这本身已经和上位法冲突,根据立法法,该条款应被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撤销。

 

    其次,再退一步,即使假设这一条款是合理的,也仍存在很大问题。《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八条三款关于红黄绿灯的规定,一共有三条:“绿灯亮时,准许车辆通行……”;“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红灯亮时,禁止车辆通行”。

 

    法律条款的字面意义是严格的、精确的,同一个字在同类规定中的语义应该是一致的。那么,既然规定“绿灯亮时,准许车辆通行”,很明显,这个“时”字就指代的是“绿灯亮起期间”而不是“绿灯亮起那一刻”。同样,“红灯亮时,禁止车辆通行”也是指“红灯亮起期间”。所以,“黄灯亮时”的意思就必然是“黄灯亮起期间”。这就意味着该条款的本意只能是,在整个黄灯亮起期间,已经越过停止线的车辆都可以继续通行。可见,即使根据实施条例,也不能推出“闯黄灯违法”。

 

    法规违法本是一件糟糕的事情,而更糟糕和荒唐的则是,甚至连违法都不如,因为它本就子虚乌有,皇帝的新装。新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中规定,“驾驶机动车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通行的”一次记6分,并没有特别指出“闯黄灯”。唯一明确的界定闯黄灯违法的是这样一段话:“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不得通行。因此,抢黄灯同样属于不按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的违法行为。”但是,这段话仅源自《公安部令第123、124号一百问》与一位公安部负责人的解读。一个是宣传读物,一个是个人解读,都不可能作为执法依据。中国已经不再是“口含天宪”的时代,如果这本是交管部门的本意的话,那么,清晰、明了的法规条款又在哪里呢?这是相关管理部门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

 

    实施条例和其上位法交通法的冲突已经存在8年,无数人因此受罚,而8年后的今天,交管部门又在已经违反上位法的实施条例上再度突破,改变实施条例本身的语义,用通俗读物《100问》与负责人解读作为执法依据。不能不说,这是一个皇帝新装式的天大的玩笑——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似乎就是中国这几年法制建设的具体而微的写照。

 

    黄灯争论的法治问题背后,是行政权不受制约、法治意识淡薄导致的行政弊端。弊端之中,首先是懒政。新规的初衷表面上针对的闯黄灯行为,实际上,针对的不再是位移而是加速度,干涉的不再是结果而是过程中的自由量裁。由于管理对象更加复杂、不易监测,管理强度就更高,这种更高层次的管理就必然需要政府更高的治理水平,去利用先进技术和群体智慧。但有关部门为了方便自己的管辖效率,不配套相关监控设备,不做调查研究,就鲁莽的出台苛刻的新规,且仅仅在交规实施之前几天才经由媒体传播。

 

    弊端之二则是乱政,可谓一地鸡毛,一团乱麻。元旦之后,上海、成都、武汉等地执行新规,开出了“闯黄灯”罚单,但深圳,济南、南昌等地却表示由于取证难、不好界定,暂不进行处罚,随后,在巨大的压力下,极具象征意义的北京也跟进了。而广东则与深圳在是否执行上公开辩论。广东指责深圳有“违法嫌疑,违背科学和法律精神的”,而深圳则以“没有处罚细则”回应。最新的发展则是,公安部朝令夕改,宣布不处罚闯黄灯行为。

 

    但问题是,新规是公安部门的部门规章,根据《立法法》,应在全国范围执行,地方无权拒绝执行,更别说公开表态不执行。这虽然表现为体恤民情,但实际上还是法治观念淡薄——退一步讲,各地提出的理由也仅是实际情况,而不是从法律角度提出质疑。而广东省和公安部之前提出要“维护法律的统一性、严肃性”,其依据却是一条子虚乌有的法规,随后又回避合法性问题,直接做出不处罚的决定,都不过是一种更高程度上的法治观念淡薄。

 

    这些行政中的乱象背后则是行政程序的混乱。出台一条影响重大的法规之前,本该经过社会各界的仔细讨论、争论,而现在却把本该在人大会议上、座谈中、听证中、媒体上通过争论解决的问题,全部推到社会实际生活中去试错。这种拍脑袋式的、所谓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行政方式,表面上看来高效率,但却容易犯方向性的错误。立法阶段高效了、和谐了,但社会却矛盾百出,群众苦不堪言。

 

    更糟糕的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即使试错结果明显错误,但相关管理部门出于维护自身权威,也不断掩盖,用新的说辞、用更低效率的改装交通灯等措施来为之背书。更荒诞的则是,在这种地方执行、不执行的对立中,在官官相互的不断背书中,这一荒诞的权威性、真实性反而得到加强,更引出一笔巨额的预算改装相关信号灯和监控设备。可见在乱政之下,行政决策、执行的额外成本非常之大,效果也非常糟糕。

 

    一滴水可见太阳,这些乱象实际上是出于一种僵化的,形而上的意识形态。世界总不完美,规则总有不能覆盖之处。对于这种问题怎么处理,是做艰难的、全面的“世故的折中”?还是坚持鲁莽的、偏执的“天真的完美”主义,为了杜绝系统中存在的技术性问题,把技术性问题上升为原则性问题,把过程中的问题变为过程的目的?遗憾的是,“天真的完美”主义从来和真实世界不兼容。任何社会都有贫富之分,这本是社会系统中的一个技术性问题,但是一旦把这个问题提升到系统的原则性层面,社会的目标变为消灭贫富分化,那么,最终结果却是经济凋敝。同样,为杜绝“黄灯加速”,交管部门把旧规则中的技术性弊端提升到原则性层面去解决,设立为最根本的目标,不顾成本、不顾实际、不顾法律条文的去达到目的,最后的结果也就注定不会理想。

 

    中国以辩证法立国,本该偏向思辨的世故折中,但实际上却往往倒向后者。在这种意识形态影响下,历史中纠枉过正的事情非常之多:从消灭贫富分别、消灭剥削,消灭资产阶级法权,到消灭妓女、消灭闯黄灯,可谓一脉相承、一以贯之。最终,不过是糟糕的结果在不同尺度上的重演。

 

    实际上,法治、听证、舆论正是人类文明发明的一种抑制“天真的完美”的危害的工具。而此次事件,如果不按法律的路径去解决、那么这类法治缺失、口含天宪、以个人好恶代替法规,所导致的社会乱象仍会在中国大地上不断发生。也许,是时候该喊破皇帝的新装了!

 

原文发表于《FT中文网》,本文新浪微博 @嬉语微声 亦有贡献,特致谢意。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