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测不准的量子和管不住的市场  

2012-06-08 13:58:00|  分类: 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测不准的量子和管不住的市场

                                         刘远举

  出于好奇心和不安全感,人们一直探寻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现代兴起的计划经济制度可以看做一种企图完全描述、掌握、指导社会的实验。从哲学意义而言,封闭系统无法完整地描述自身——除了系统本身的运行,在系统中没有全能全知者能完全、精确地描述这个世界。甚至,描述世界这种努力已是一种外来干扰,它会改变本来想描述的世界,这已不再是哲学意义的思考,而是量子物理学中的事实。

  1926年,德国科学家威纳·海森堡提出著名的不确定性原理:为了测量一个粒子的位置和速度,办法就是用光照到待测粒子上。要想更准确地测量粒子的位置,就需要用更强的光,根据光的波粒二象性,光越强则粒子性越强,就越容易扰动被测量粒子,并以一种不能预见的方式改变待测粒子的速度。所以,位置测量得越准确,粒子的速度就被扰动得越厉害,速度就越测得不准。这就是著名的测不准原理,它反映了人们对世界认识的一种限制。从最严格意义上讲,观察也是一种测量,仅仅是观察就足以改变被观察物——围观改变世界,并不仅仅是一句玩笑。

  多年以后,人们才体察到这个理论对宿命论所造成的悖论。《黑客帝国》电影中的先知说:小心你身后的花瓶。尼欧一转身,花瓶被碰到地上摔碎了,先知笑着说,如果我不提醒你,你还会转身吗?

  对任何一个本来有秩序的复杂系统的扰动,都会使系统做出复杂的反应,这些反应往往超出我们的理性范围之外,即所谓蝴蝶效应。

  市场作为一个复杂的系统亦是如此,唯一能全部了解市场的,只能是市场本身。完全市场的假设建立在每个市场个体的完全知识之上,而现实中市场知识则是分散存在于每一个参与市场的人身上。天下熙熙皆为利往,任何人、组织仅按照自己既定的目标去调动资源、积极行动,这可称之为人的市场自觉。在无数人的市场自觉的推动下,分散的市场知识相互配合、沟通、分工,在运行中精确地描述市场、创造财富和繁荣。但是,无论如何,分散的知识却无法被一个高高在上的管理者所提取,并用以指导市场。

  改革已进行多年,人们从“政治正确性”上似乎相信市场比计划能够更加有效率地配置资源,带来繁荣。但在很多情况下,人们,特别是那些有权力制定规则的人们,在内心深处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上却出于种种原因不相信这种市场自觉,同时,却给予自己理性过高的估计,认为自己能完全把握市场、引导市场。这种“傲慢的自负”在当下经济政策的制定中屡见不鲜。

  当下超市违规向中小供应商乱收费的现象十分普遍,困扰着制定规则的人。上至国家五部委都曾发出了《关于清理整顿大型零售企业向供应商违规收费工作的通知》。目前上海市商务委绞尽脑汁想出的办法,除了可贴现票据结算、规范零售合同外,最主要的就是由现在的“赊销约期结算”转变为“买断经营”模式。虽然“供应商——超市——消费者”这样一个系统相对比较简单,它也仍是由无数人的分散知识,无数人的市场自觉指导运行,这个系统能对政策做出的反馈,往往会偏离管理者们的理性预期。

  海德格尔说:“没有人充分理解这个世界,所以无人能发布实践指令。” 哲学意义上不存在绝对准确的观察,不过,现实经济中那些仓促的政策更多的出自于决策体系那些不可避免的弊病,这最终导致了对经济现象缺乏仔细、深入的观察。

  现在商场收费的名目的确繁多,促销费、上架费、周年费、条码费、开张费、信息费、“鸡蛋”费等,多达几十种,导致了供应商特别是中小供应商苦不堪言。超市虽然有一定的进入门槛、也能形成一个时间段内的区域垄断性,但在稍长时间,比如1年的范围来看,超市不是一个垄断的生意。而且,超市的竞争对手并不全是超市,小区内的小食店、小卖铺、好德和光明店都是超市的竞争对手。那么,超市为何能如此横行霸道,依报道的描述来看,甚至是欺行霸市。更奇怪的是,超市仍然一派兴隆,并未出现无人供货的现象,这也就是说即使供应商声称苦不堪言,超市仍然吸引着他们。这是为什么呢?除了巨大的销量带来的利润这类明显原因,还因为超市中隐藏着另一些市场资源,一言蔽之:广告和担保。

  超市的货架就是广告架。大型超市的消费者群体庞大,每天经过特定区域货架的消费者就是商家梦寐以求的最精准的消费群体,可以说货架就是一个最佳的广告架。市场研究公司、广告公司对于货架摆设的精细研究和分析,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超市货架的广告价值。

  超市还有担保作用。由于大型超市自身体量庞大,社会责任相对较高,所以超市对自己货品都有比小商店严格得多的检验,较大的实力也让他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不知名的中小供货商能够在大超市上架,就意味着大型连锁超市把自己的信誉过渡了一部分给中小供货商,担保其产品的质量。当消费者在其他场合,哪怕是一个边远山区的小店再次看到这个商品时,对其质量的信任也就更高。

  市场自觉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能自动地发现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在某种资源还从未被经济学家阐明,甚至还未被市场中的单个人所发现之时,分散于市场个体中的知识间的相互协调、竞争、沟通机制就已经嗅到了这个资源的好处。广告和担保这两个作用还未被超市和小商家所意识到时,想进超市的竞争已经挖掘出这样的市场知识,并在竞价的时候,通过供应商的市场自觉,无意识、隐形地显示出来,变为一个直白的愿望:一定要打进超市,哪怕不赚钱。于是,在正常的价格之外,自然滋生出各类费用。这个滋生的费用会在不断的讨价还价中逼近中小供货商的底线——打出品牌、无钱可赚——怨言也油然又生。一边是火焰,另一边却是海水,可口可乐、飘柔、海飞丝不需要超市的广告和担保,所以,超市也不会找它们收各种名目的费用。

  在今时今日糟糕的食品、日化用品的安全状况下,大型连锁超市的这种广告和担保价值无疑变得更高。虽然现在大型超市时有行为不端,起码也好过不知名的路边小店。挑剔的消费者往往不会在小店里面购买从未在大型超市见过的品牌的,而只要在大型超市里面见过了,就会生出一定的信任。

  所以,即使中小供货商被逼到无钱可赚,他们也会义无反顾地进超市。这不仅只是理性分析,网络无所不在的收集能力也能帮助证明这一点。在Google中输入“庆祝+进入+超市”,谷歌会给出无数页面,反映的均是中小厂商兴高采烈地庆祝自己的产品进入大型超市。显然,它们不会因为路边小店进了它们的货而如此高兴。大超市给它们带来的不仅是销量上的提升,更是一种档次的提升。

  在广告和担保效应之下,超市货架这个资源产生了额外的“租金”,这并不一定和“买断制”不兼容,但无论哪种方式,中小供应商都必须为这个资源付费,这个费用甚至会大过他们本已微薄的利润。另一方面,市场的外部条件是强大的,要采取简单的买断经营方式,超市可能较难生存。在中国复杂的外部商业环境之下,企业的运营成本较高,企业的各类合作者对契约的遵守都相对较差,超市对未来的预期能力就会变差,这会造成各种各样的风险,商场为规避风险,就情愿以低毛利换“赊销约期结算”,这样风险就被转移到中小供货商,这又进而决定商场最初只能取得较低的毛利率。于是,超市的很多资源就只能在后期进行出售、收费。除了广告、担保外,超市还有诸如通道的促销、促销海报、突出的摆放等资源,在供货商进场之时,超市和供货商都无法了解谁最需要这些资源,于是,超市售卖这些资源,只有靠后期和供货商的不断协调,无法在进场之初一次性决定。

  市场本身总会在给定的制度下做出反应,调配自己的全部资源谋取最大化的利益,如果资源特征、基础制度没有改变,不顺应市场的动机去制定政策,忽略市场现象中的本质因素,那些逆市场的政策就会招致市场意料之外的反应,最终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当政策制定者靠指挥具体行动的方式从上面协调重要事务时,他们的知识问题——就这个例子,即对乱收费现象的观察的疏漏之处——常常会在“意外的、未预见到的副作用”中反映出来。政策本是促进预期目的,但在一个复杂的系统中,系统本身可以做出负面反馈,事先未显现出来的因素会变成主导,干预最终产生出违背初衷的不良效应,从庞大的四万亿,到微小的“买断制”莫不如此。

  前段时间淘宝“聚划算”曝出的腐败问题,实质上是因为聚划算的方式涉及消费者数量大、变动大,淘宝和商家之间信息不对称,淘宝很难大致估计出每个商家每参加一次聚划算的利润,也就无法定出一个合适的竞价机制及价格。商家能做出更准确的利润估计,由于缺乏合理的竞价机制,商家们的竞价行为就导致了聚划算的溢价被投向了淘宝小二。由此可见,决定利润分配的是交易双方的资源及其带来的议价能力,超市现行的收费方式被打断,这个系统给出的反应则可能是收费转向地下,转向员工的寻租行为。■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