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红 哥欠——动员令还是口号秀?  

2012-06-22 00:47:00|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政治情感和价值判断众说纷纭,但政治现象及逻辑却可做相对精确的观察和判断。如果用价值判断去影响观察和逻辑,那么价值也就被庸俗化,最终失却力量。

 

红歌——动员令还是口号秀?

 

如果在多年以后审视今天,重庆模式中的抽象政治行为或许才是最值得讨论的问题。但即使如此,重庆的种种抽象政治行为,似乎也模糊而矛盾:一边是对唱红打黑的批评,对人治、侵犯私权的声讨,另一边是本地人对民生好处的普遍认同。进入到重庆大学的“民主湖论坛”,认同民生好处的意见也不在少数,虽然温和的“右”派早已被版主驱离论坛,但剩下的这些学生并未被意识形态所迷惑,也不缺乏理性和知识,他们只是比纯理性的批判者多了一些亲身的感受。正如一位女研究生所说:“作为一小市民,我还是真心喜欢这几年,森林重庆、平安重庆是实实在在的切身体会。”在这模糊而矛盾的纷争中,采用“工具理性”、“软性竞争”、“民权发展”等观点,也许能超越肤浅的、图腾化式的左右之争,找到一个共同的逻辑主线。

 

现实中,中国并非朝鲜式的家天下,也绝非全凭长官意志或裙带任人唯亲,中国已发展出“上级软性票选,下级软性竞争”的政治竞争机制。这种机制的具体表现包括各地GDP的竞争和地方稳定的考察。虽然这种非条文的上级软性票选,造成官员眼光朝上,滋生出很多包括截访在内的不正常、甚至违法现象,但这些现象却证明了这种上级软性票选机制的存在。

 

随着经济改革的进行,民主政治的发展,意识形态淡化,为了争取民意并最终争取到上级软性的票选,官员会改变自己的行为和倡导的价值体系。因此,在以职位升迁为目标的政治竞争中,工具理性就取代原教旨的意识形态成为了最大的行为原则。所谓“工具理性”是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马克斯·韦伯认为:价值理性更强调动机的纯正和手段的正确,而工具理性则偏重于理性的行动达成目的,强调目的的实现,而忽视价值观。

 

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在当下中国各地看到的意识形态现象,并非忘记了过去极左的意识形态的伤痛,进而去倡导左;也非憧憬民主自由的愿景,而倡导开明。实质上都不是原教旨导向、而是以工具理性为导向的意识形态化,是一种目的在于民意,并最终,在于“上级票选”的软性政治竞争。所以,这种意识形态是多变的,不稳定的,最终在于利益而非价值观。客观来看,较之于原教旨意识形态动辄不顾民意、民生搞大规模社会实验,这种方式不仅依赖上级认同,也还要争取民意,解决民生,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和西方竞选中向选民许诺具有相似的性质。所以,这种专注于自身利益的工具理性非但不是政治退步,反而是一种政治进步。

 

红歌和共富则是这种软性政治竞争中的竞争口号。从工具理性的功利角度出发,理想主义色彩对于有更现实抱负的人而言,远没有那么重要。口号的选择,遵从的不是内心的信仰,而是根据竞争所需要的“与现实的差异”的策略来进行。奥巴马的口号 “你相信改变吗?”,“改变”这个词的本质,正是“对现实的一个差异”!“与现实的差异”往往是针对现实的改进方案,故它能唤起大众注意,继而给予竞争者力量。重要的不在于这种“差异”是否能解决现实问题,而在于差异必然吸引注意,而“秀出来”、“吸引注意”正是一个好口号的首要条件。

 

所以,口号必然是现实的,必然和当前重庆乃至全国的现实情况有深刻的关系。一方面,经济上的共富口号,不但是当下分配体系突出矛盾的反映,也是对30年,甚至60年前历史承诺的呼应,概而言之,是对当下的反思。另一方面,这个口号也体现了改革开放30年甚至自解放以来的所有经济、政治进步,是对当下的赞同,并以此为基础——共富的基础必然是30年经济发展的累累硕果;而一定程度的能够自主选择政治标签,起码从选择行为本身而言,反映的是民主发展的结果,而不是对民主的反动。

 

口号,必然也需要差异。在西方的选举中,竞选者会把细微的差异充分演绎以满足竞选需要,甚至不惜捏造差异,在当选后再进行调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对中国的态度。在中国的政治话语体系中,情况则大不一样。首先,提出意识形态意味的口号的权力高度集中于中央,地方不可僭越、创新。地方口号一般仅是把全国口号结合本地实际的再演绎,比如“在xx思想的指导下,xx地实行了xxxxxx的政策”,这类口号并不具备差异化的性质,更谈不上竞争。

 

因此,在中国提出具有差异化的口号,必然是戴着镣铐跳舞。改革开放以来各类口号承接紧密,对大众而言差异很小,难以分辨。但主流意识形态以78年为界,前后却截然不同,同时,起码在名义上,道统却仍旧继承。所以,要想不僭越、只演绎,既能反映当下矛盾,又能与主流价值观保持差异,且具合法性和体制内道统,那么,78年之前的“红色”就成为了唯一的政治资源。从更现实的技术细节出发,红色资源演绎出来的口号,不但能毫不费力的穿透舆论管制——乌有之乡也正是得益于此,而且,口号天然的道统还能带来一种微妙的政治优势,当然,同时也会有潜在的危险。

 

在现实中,虽然红歌耗费社会资源甚多,但比起其他各类政绩工程、“高铁大跃进”,甚至国企的各类天价采购,也不过如此。而认为公权力强制不唱不行,在辞职自由的今天,即使对于企事业机关而言,媒体的想象也多过现实。实际上,历史的发展终究是不可阻挡的,社会意识的不断发展,使得今日之红已远非当年之红。意识形态不在坚硬,变得柔软体贴——今日之红已笑纳当年的各种“黑”和“黄”,西方经典和中国传统也一并纳入囊中。36首红歌之一的《套马杆》歌词这样唱道:“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这到底是和邓丽君一样的“黄”歌呢,还是和《老鼠爱大米》一样的三俗?

 

从另一方面来看,目的在于“秀”的红歌,非常明显的,在宣传、吸引注意力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就它成为了意识形态靶子被猛烈攻击而言,也证明了这一点。但同时,不难发现,红歌却几乎不具备政治动员力和政治凝聚力。不管是对重庆市民还是全国范围,红歌本身更多是作为一种“组织出钱的娱乐”而存在,并不具备意识形态上的强迫性和动员力,不能灌输价值观,甚至还不如奥巴马“改变”的口号更能激起情感。

 

肤浅的舆论看不到红歌的深层次动因、逻辑中所隐含的亮点,过度拔高、阐释一个不具备政治动员能力的竞争“口号秀”。于是,在舆论的渲染下,几十年前作为政治动员和强迫的派生物而出现的红歌,现在,却由“派生”变成了“本身”,变成了标志和旗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但现在唱歌却唱出了“文革重现”。红歌,成为一个激怒公牛的红色大斗篷。

 

于是,为应对舆论的质疑,一方面做出和文革切割的表白,同时,为了保卫口号,也开始寻求各种理论依据和媒体支持,比如和“乌有之乡”的抱团取暖。实际上,寻求理论依据和媒体支持,乃是现代民主政治中的正常现象,欧美竞选期间的各种各样的金钱哺乳下的政治广告均属这个范畴。不过,在当下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的理解中,舆论权利只有“政治正确者”才有权拥有,而政治不正确者则不该乱说乱动,否则就有“勾结”嫌疑——在这一点上,他们和他们所反对的,确有几分所见略同。

 

红和共富,就口号本身,其中既有对过去的继承性,也有面对民意诉求的先进性;既有源于乌托邦的公平,也有西方福利主义的影子。但是,和乌有之乡身上充满过去尘埃味道的理论接近,不但不能取暖,过去尘埃的陈腐味道反而掩盖了口号的未来性。这进一步引起温和派与沉默大多数的更深度的误解。最终,本意是从红色中的寻求“与现实差异化”的竞争性政治口号,但却被钉在红色上摆脱不得。

 

不过,需要指出的,虽然本文分析指出:红歌现象并不能简单推导出文革或者左这类浅薄的结论。但是,这些论述同样也不能用以相反的推导,即:一切和意识形态无关,毕竟,人是能动的在和环境互动。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则是:口号是合法性和成功的来源,是一种承诺。因此,口号一旦提出,就成为法统的来源,部分独立于提出者之外,反过对提出者产生“路径约束”,限制提出者成功后的行为模式。从这这个意义而言,“红”口号中扎根过去的一面是否会在将来形成诸多障碍,也让人疑虑。也许,我们曾经的历史就是对这个问题最好的问答——阶级斗争的口号被弃之不用,但是,弃用的代价却非常之大。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