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更好的“免费午餐”必须面对的问题  

2012-04-22 20: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更好的“免费午餐”必须面对的问题

 

     关于政府推行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免费午餐”项目中出现的种种问题,我曾撰文提出,把免费午餐的基础建立在血亲之爱的基础上,把钱发给家长,用老师、学校的力量去监管亲情,而不是用不稳定的自愿者去监管无爱的行政。虽然有农民工外出打工的现实,但既然现在中国的农村还能给全国人民提供粮食,那么把钱直接分发给家长后,他们肯定也有时间解决自己孩子、孙子的午饭。发放统一饭盒,学生携带便当,学校提供统一的冷藏、加热设备,老师和学校监督查看学生的午饭内容,这样做既避免了把鸡蛋放入一个篮子里,避免食品安全问题,也可利用家长的无偿劳动,实际增加午餐的投入。对于无法提供合格午餐的少数家长则可由学校接管。

    

     对这种看法,不少人赞同,但也有人反对。民间免费午餐项目的发起者邓飞先生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他说,经济学家不知道的是,农村有5800万父母弃家打工。对于邓飞先生,我是充满崇敬之情的。但我也不免觉得,一个“弃”字,显示出邓飞先生对于农民工父母背井离乡打工的某种“何不食肉糜”式的道德优越感。更重要的是,这似乎是现在“免费午餐”项目的最大的假设,即,不相信农村儿童的父母、叔伯、爷爷奶奶。

 

     从邓飞先生的微博,以及相关评论来看,大多数人普遍相信制度而不相信人性。这种态度,可以说是一个进步,但如果顺着螺旋上升的事物发展规律来看,他们还可朝前一步:制度并不能自动实现自身,它必然由人来实现,建立在人性之上。制度需要人性的接口。人性有善有恶,制度因其本身的性质,可以分别接在人性之善和人性之恶上。

 

     在有原罪文化传统的西方社会中,监督的制度、组织的制度显然是建立在人性恶这个假设之上的。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多党制和三权分立,毕竟,两个魔鬼的撕咬好过一个天使自身,恶意的媒体监督也可淘汰社会的虚伪和丑恶。但同在西方社会,执行的制度和个体相关的制度却是建立在人性善的前提上的,或者说是充分相信个体最有动力,也最有效率改善自身福利。

 

     比如,国外的个税退税制度,澳大利亚的奶粉补贴制度,都是直接退给家庭税金,因为这种直接执行的制度,建立在人性善的认知基础上,效率更高、福利改善更有效。简单地说,减税好过增税后再发补贴。

但在中国,事情多相反,人们不相信个人、家庭自我改善的本能,而把改善个体福利的具体措施、制度建立在人性恶的接口上。为了改善他们的福利,就通过组织去完成。于是,增税,再发放补贴;征农民的地,再修廉租房。而具体执行的组织,却被认定为“高效、廉洁、全心全意提供服务”,这无疑建立在人性善的假设上。“免费午餐”项目的问题,正源于此。

 

     当然,这并不是说“免费午餐”这种补贴形式有问题,毕竟这里面多数是转移支付性质,但问题在于对家长严防死守的态度是否正确?一个事情,在回答怎么办之前,必然先需要回答“是什么”,在规范之前,必然是实证。我觉得,“免费午餐”项目必须面对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受助者是什么样的。受助者的家庭结构如何,缺少的是资金还是时间,在多少程度上会因其他原因挪用免费午餐的补贴?这种挪用的动机有多强,是否因为挪用被剥夺享受补贴的权利也在所不惜?

    第二,执行者是什么样的。学校的结构如何?学校的学生人数分布如何?在这个分布情况的基础上,建立食堂的效率如何,成本如何,是否合算?基层政府的效率如何,清廉程度如何?食堂人员构成如何?

    第三,监督者是什么样的。志愿者的来源如何,平均能参与多久?如何能避免所有组织都存在的扩大自身预算冲动的倾向?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是学技术经济的,对于一个每年由中央政府投入160亿元的项目,如果是基础设施建设,那么前期调研会占到整个投资的相当一部分。这不但能研究项目是否可行,也可提前识别建设、营运期间的风险,避免风险、提高效率。对于“免费午餐”项目来说,即使投入一亿元(0.6%)来进行这调研,如果能稍微提高整个项目的效率,比如提高1%,也是投入大于产出的。

 

    回答这些问题,不必害怕说出“政治不正确”的话,比如:“农村父母、祖父母普遍存在对孩子健康短视的倾向;由于重男轻女的存在,如发放免费午餐的资金到家长手中,即使在老师和学校的监督下不能挪用给儿子,家长也会实质上拒绝,仍不给女儿做好午餐。”这种实证研究并不做价值判断,只需要去了解情况。

 

     中国地大物博、风俗各异,经济情况差异巨大,现实残酷而多变,但无论如何,总有一个主线。把握这个主线,并在各级政府配合下,有了清晰的认识之后,显然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而不是在不断试错中前进。试错虽然有价值,但既然有清晰的各级政府,有社会学者、非政府组织的参与,利用现成数据,或以田野调查的方式收集情况,在清晰回答了“是什么”之后,我们不难找出“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6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