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免费午餐,请相信血亲人伦之爱!  

2012-04-22 20: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免费午餐,请相信血亲人伦之爱!

 

     始于草根的免费午餐慈善项目,在国家介入之后,可谓迎来了中国民间慈善的辉煌一幕。但随着事情的发展,人们却发现诸多的不尽人意之处。在搭配上,包含进了沙琪玛这类高脂肪、高热量的“垃圾”食品,面包也成为各地的主要食品;权力寻租也频频出现,3块钱的补贴金额中,被供应商就赚去1元;更严重的是云南、贵州发生了学生食物中毒的事件。 

     不过,这些不尽人意之处,并不能否认免费午餐的积极之处。作为中国首个民间草根慈善变身官方,肯定会吸引社会注意,其缺陷之处也会被媒体放大。针对现在的诸多问题,人们提出不单纯依靠政府而靠志愿者去监管,虽相对于无所不能的大政府迷思,这是一个进步,但仍没有脱出监管、政府等观点的拘囿。

 

     对于相对富裕、学校较为集中的地区,免费午餐的集中供应是现实的。但资金匮乏、学校相对分散,学生数量相对较少的地方,搭建食堂、雇请厨师,绝非学校所能负担。于是,统一供应受成本限制,必然不能做到热、鲜、营养,只能选择统一供应有较长保质期的食品,面包、饼干、沙琪玛就成为必然选择。 

    令人忧虑的是,即便如此,这个低成本、大统一的供给还是建立在中国基层行政体系之上,其效率几何?廉洁几何?尽责几何?自不必累述。草根慈善人士的心中愿景,庙堂之上总理为孩子谋划的福利,蓝图虽高尚,但高尚并不能自我实现,真正决定结果的是江湖之远的行政、利益、渠道等执行环节。免费午餐毫无疑问是一项以孩子为最终目标的福利项目,但操作路径上却是按财政、教育局、学校、商家、孩子的顺序来执行,孩子们反而处于这个逻辑链条的最末端,而且,还是这个链条中自身权利、诉求最弱的一环。于是,结果已然注定:孩子围绕资源而动,不是资源围绕孩子而动,寻租、克扣、劣质自会层出不穷。

 

    想要孩子得到资源的最好办法,莫过于直接向他们的家长发放现金。根据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发放现金补贴,对于消费者的效用最大,因为消费者的需求是千变万化的,只有当他们有了选择权,可以选择对自己最有效用的商品,他们才能达到更好的福利。而且,现金发放的监管简单,可避免从钱到物品的转化过程中的权力寻租。 

    也许有人要说,家长不可信,拿到钱不一定能给孩子做午餐。表面看来,这是对的,甚至不乏实例。但是,把整个供应体系建立在这个假设之上,却是荒谬的。这种相信大统一胜过个人,部分原因在于缺乏市场意识。实际上,相信市场无形之手的作用,不光是指去市场购买,也不仅是相信人人为自己谋利就可以增进社会福利,更重要、更基础的是相信每一个人的理性选择是达到他们最大福利的唯一途径!

     现在的免费午餐模式,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自上而下、依靠外力去干预,这已然和社会化组织自下而上的根基背道而驰,自然失掉了一些草根慈善的优势,却沾染上基层行政的风气。更重要的是,被干预的并不是纯粹被动的事物,而是作为个体存在的人,他们有着自己的各种需求,自上而下的模式实际上剥夺了个体的选择权利,必然造成福利的下降。不深刻认识这一点,就会缺乏对免费午餐模式的整体性思考。

   

    深究起来,这种不相信人,缺乏对个体的信任和尊重的态度,源于中国历史渊源中的可怖假设,即:官员、志愿者爱孩子胜过孩子的父母。制度之爱、阶级之爱、党性之爱胜过血亲之爱!所谓父母官、恩情胜似父母的诸多词句均源于此。在这个前提设定中,个人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而要靠政府。集体保育院、组织关照、组织介绍对象等等一切均有了合理的理由。这个假设不但是目前种种不如意之处的渊源,历史上也不乏由此产生的惨剧。

    历史的教训并不遥远,所谓人民公社,不过是在说,公社食堂比自己伙食好,更能让人吃好。食堂的大厨和公社书记,比妈妈和老婆更明白你要吃什么,所以砸掉家里的锅,去吃食堂的饭是一个更好的福利改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这一假定是荒谬的。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不同的人,也许他今天想吃鱼、明天想吃鸡、后天特别馋妈妈的红烧肉,这一切,也只有孩子的家长才能满足,也只有孩子家长才具有如此强烈而持久的爱,世间之爱莫过于此,这才是孩子们午餐的最深沉而坚固的基础。如果在整体尺度上都不相信孩子的父母、爷爷、奶奶能尽心为孩子提供好的餐食,那么,现在所急需要做的就不是物质的帮助,而是心灵的救赎,所谓的慈善也就毫无根基。这种态度再进一步,就是集体养育的极端例子。显然,这是极端荒谬的,即使家庭贫寒,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家长而言,哪怕大人苦一点,也会保障孩子吃好。现在只是出于条件限制,不能很好的提供午餐。那么,顺着这个思路不难找到需要提供帮助的关键节点。 

     考虑到并校之后,绝大多数家长需要为孩子们提供适当的保存、携带、冷藏、加热的条件,可以为孩子们提供大小统一的铁质饭盒,让他们方便从家中携带午餐,然后到校之后进行冷藏,中午的时候再统一加热。这些设备、能源、人员的支出均可以从专项资金中扣除。

 

    这样做的好处不言而喻,首先,占大头的资金由于发放金额明确,监管容易,寻租空间狭小;其次,家长不但可以满足孩子多样化的午餐需求,而且由于鸡蛋不在一个篮子里,实际上减小了食品安全的压力,也切断了群体癔症的发生;对于午餐的内容,学校和老师可以提供关于营养搭配的帮助,也可以提供直接的监管——显然,以亲情人伦为基础的监管,比以政治、商业为基础的监管更牢靠,更人性,它顺着人性的方向而行,而不是逆着人性的方向而行!而且,由于孩子每天的午餐都被同学、老师看到的,在一个相对熟人社会的校园,相互间的攀比就会无形间提供监管,这进一步让钱全部被孩子吃到肚子里。即使对于极少数不能负起家长责任,或者无法提供午餐的个案,学校也可以负担起这一部分责任,由于有从家中携带午餐的孩子做横向比较,质量也不会太差;从成本上看,也省掉了很大一部人员、监管、利润方面的支出,这个支出实际上被家长们的个体劳动分担掉了。

 

     古斯塔夫.勒庞这样说过:最难改变的是民族的信念,民族可以通过革命改变他们表面的制度、艺术、改变他们的国号,但民族的信念却很难改变。实际上,“认为制度、君主、集体之爱远胜于个人对自己之爱、远胜血亲之爱”的这种信念之后,是中国传统文化对个人的忽略和集体的崇拜,放大集体的智慧和力量而无视个人的理性和选择。加之近代的历史和教育原因,个人更是退缩,甚至恋爱、婚姻组织都可以干涉。这种极端现在虽不复存在,但由于缺乏真正的“个人的兴起”,这种信念仍穿越历代,至今、并将长期充斥在我们生活中的各个层面,成为各种社会问题的族群特征层面的渊源,从校车到奶粉,从医疗到教育。

 

发表于凤凰网,作者微博:http://weibo.com/liuyj2000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