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有担当的善举,有理性的舆论  

2012-02-23 23: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担当的善举,有理性的舆论 - liuyj2000 - liuyj2000的博客

上图为我国肝炎病人情况,一亿两千万携带者,慢性肝炎3000万,肝硬化700万,每年30万死于相关疾病。另还有胆结石等疾病.由于基因差异,白人罹患乙肝的可能性为黄种人的1/10-1/100.


         有担当的善举,有理性的舆论

                   by 刘远举

 

真堂事件初期时,笔者的《活熊取胆汁背后还有苦痛的病人》发表后引发了不同的意见,上海大学的顾俊教授从人和动物伦理的逻辑共通角度上提出了商榷的意见。在微博上,既有从权利、法律角度,或患者角度的赞同之声,也有以熊道的立场责骂笔者的声音,还有些人则提出人工合成品能取代天然的熊胆汁制品。

      

笔者并非残忍之人,见到被遗弃的小猫也会施以援手,甚至觉得花木有情也是生命。割裂的、孤立的看待反对活熊取胆的观点,这种观点无疑是善良的。但是,世上所有问题都无法单纯、孤立存在。随着继续深入的思考,一些不显眼的事实,还有逻辑上的后续结果清晰起来,呈现出一幅纠结着专利、道德、伦理的混沌画面。前一篇文章更多的是从熊胆汁的功效性分析,那这篇就想更多的谈谈“有担当的善举”。

 

何为有担当的善举?

有担当的慈善,可以煽情来唤起大众的响应,但却不能以虚假事实来哄骗大众达到目的;

有担当的善举,可以站在道德的立场,甚至站在自认的善的立场去呼吁,哪怕超越法律,但却不能直接用道德的大棒打人,甚至要求政府违反法律;

有担当的善举,可以大声几乎、签名、集会抗议,但却不能不厘清事实、审慎分析;

有担当的善举,可以劝募、求捐,但却不能自己收获善良的名声,而强迫别人去负担成本。

 

有担当的善举,必然是理性而非情绪性的,它不仅顾及表也顾及里,不仅考虑现在也考虑将来,不仅考虑收获也考虑成本。而在这一事件中,更多的却是表面的、当下的、收获的考量,忽略背后的、将来的、成本的事实,置沉默的病人不顾,并强迫他们承担善举的绝大多数成本。

 

穿铁背心的熊的照片,每过一阵子就会被人在网上成规模的提起,引导一次舆论风波。但却既无出处又无日期。实际上,那已是多年前的图片,相关技术早已废弃。但在煽情和误导之下,一开始大众却认为这就是现在熊场的真面目。

 

这样的情况还多,但是,从精心的用词选择、有意无意的忽略、巧妙的转移话题、并不科学的比较中并不难发现这类误导的痕迹。

 

实际上,是取胆汁,不是活体取器官;是体外引流而非是“抽脊髓”似的抽取。但是,这些精心挑选的词语通过人脑的关联刺激效应,成功的引起了受众的痛感。最新的发展则是,亚洲动物保护对于无管引流技术,又把争辩的话题由熊是否痛苦,“升级”变为了熊是否没任何损害。而归真堂则再一次跟随陷入这个圈套。他们努力论证熊不会受到伤害,如同笨拙的论证猪不会被宰杀一样可笑。事实上,熊肯定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但只要在生存期内并不痛苦,在致病后期实施安乐死,那么,在现实世界中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蓄养动物并利用的例子——毕竟,从长远来看,所有猪都是会上餐桌的。 

 

还有另一些事实:黄种人相对白人来说是一个肝炎易感群体,感染的概率为白人的10倍,从这个意义而言,熊胆汁制品集中出现在亚洲,而不出现在欧美,并不是一个偶然,而是一个基于基因差异的大概率事件。反对者们只要登录一下肝胆相照这样的肝炎患者集中的网站,他们就不难发现,除了熊,这个世界还有人;就会明白除了网上群情激奋的年轻人,也有年老的、虚弱的不上网的病人;就会明白另外一面的善和爱;会明白在高昂的进口合成药物前的窘困和悲伤。从某种程度而言,这甚至是人的肝硬化和熊的肝硬化之间的选择。而中国光乙肝感染者就达1亿2000万,发展为慢性肝炎的人达到2400万。除此之外,还有结石等多种肝胆疾病患者,这是一个庞大的数量,需求胆汁制品的人群是相当多,而不是相当少。所以,即使作为保健品,一个女儿给有肝炎的父亲,一个儿子给肝硬化的母亲,一个孙子给肝移植后的爷爷购买熊胆保健品,比起吃烤全羊、烤乳猪又怎么不道德了呢?!为何又让吃烤全羊、吃烤乳猪的人出离愤怒了呢?!

 

被误导的不光是大众,从签名呼吁的名人也照样是误导的对象。他们以善和道德之名发出的公开信就非常明白的体现出这一点。不但要求政府违反法律去阻止一家合法企业上市,而且他们把养殖二代的黑熊混淆为野生、把多年前的技术当作当下的技术。这些失误,再加上在48小时内快速征集到的70个签名,都说明了他们在签名之前并未静下来查查资料,审慎研判情况,想一想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会如何发展?对他们来说,轻飘飘的签名既迎合大众情绪得到虚名,同时毫无风险,但金光闪闪的写着良心、善良、道德的牌坊却是用做手术的病人,甚至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病患的可怜的钱造就的!

 

于是种种误导之下,甚至出现了有媒体逼问熊的心理健康这样荒谬的事情,却丝毫没意识到包括追问者本身在内的城市人群,处于快节奏、高压力的当下,往往都不能避免心理健康问题。

 

出现这些极端片面的现象毫不奇怪,相对于亚洲动物基金这样经常和舆论打交道的组织,归真堂这样的实业派作风和中药协会这样的陈旧官僚做派,很难想象他们能熟稔网络、微博、纸媒,能把危机公关做好。非但如此,在媒体前左支右绌的归真堂和中药协会每一次还算有道理的说法都反而被对手连接上“国家”、“阴谋”这样的符号化词语,并进一步招致公众反感。其实,所谓“反对我们就是反对国家”,本质含义不过就是:“我们是遵受国家法律的合法企业”;中药协会的阴谋说,含义不过就是:“任何事情背后都有利益,中国的病人有权利买到便宜的药。”

 

国内生产的熊去氧胆酸仅为10块钱一瓶,而进口的优思弗25颗300元,售价接近贵20倍。在这个价格前,所有替代品的说辞都显得无力。在肝胆相照论坛上,大多数病友还是推荐用优思弗,因为效果更好。即使如此,正如果壳网明确指出的那样,效果更差的国内制品还为仿制产品。那么,当国内的养熊业被“道义”的力量摧毁后,一个非常可能的后续结果则是意大利和德国厂家在国内发起专利战。最终结果就是,患者需要去买高价的进口药品,甚至价格会比现在还高。从这个角度而言,目前国外厂家放任国内的仿制也许正是因为有着天然药物的存在。

 

进入亚洲动物基金的英文主页,可以看到,他们的目标是end bear farming,目标在于整个养熊业而非归真堂。那么,当归真堂不但不能上市,最终关门大吉之后,谁受损失呢?归真堂的人受损失了吗?没有,采取赊买的方式,归真堂并没有经济上的损失,预期收入虽然没有了,但资本还是那些资本,自可寻找到获取平均收益的投资;归真堂的人力资源也会在市场上寻找到自己的天地;唯一被绑在这个产业上,在这个变化中会遭遇损失的只有病人。于是,最终承担这个善举成本的,不是亚洲动物基金会,不是那些签名上书、用道德压制法律的名人,而是病人——现在的病人,和将来的病人——从黄种人较高的肝胆患者比例而言,现在群情激奋的人群之中必然大有人在。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如果白人在为熊而疾呼的话,同为黄种人的笔者则在为同胞疾呼。即使退一步说,即使善举完全合理,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提出这个善举、拥护这个善举的人却要求其他人来承担绝大多数成本?

 

“伤人乎不问马”的孔孟之道,到了现代却变为了“伤熊乎,不问人”。孔夫子虽说君子远庖厨,不忍见家畜死去,但他却不会对屠夫有意见。而现在高谈阔论的食客们吃着活蒸大闸蟹,但却对蒸蟹的厨师“出离愤怒”了,似乎,表达了愤怒,吃的就是佛祖造化出来的不带罪孽的“五净肉”了。如果真有舍身饲鹰的勇气当然值得敬佩,但在这个事情中,绝大多数人不过是让别人去饲鹰,自己来收获善良。

 

顺着成本的思路,如果大多数人赞同,就该共同来承担成本。那么一个可以想见的结果就是,要么政府交涉,取得仿制药品的权利;或者政府补贴。而亚洲动物基金如果能积极参与、协调此事,那么就可一举消灭养熊业的经济可行性。但是,显而易见,这种有担当的善举远比煽情更困难。或许,原因在于淳朴、善良的中国人更容易被煽动吧。

 

遗憾的是,即使这种不可能的,看起来皆大欢喜的举措能实施,也会立即一头扎进伦理困境:即使国家通过购买专利、或者补贴药品的形式解决这个问题,有道义上的合理性。但国外昂贵的专利药品很多,从治疗癌症到控制HIV,如果仅仅因为一部分病人的药品涉及到伤害熊,就补贴这一部分人的话,那么对其他也需要昂贵的专利药品的病人,是否就非常不公平?他们是否可以通过杀害另外一种可爱的动物,比如流浪狗的形式来绑架道德,从而最终取得补贴?

 

这些归真堂事件背后的专利暗流、以及随之而来的道德和伦理困境,都需要媒体理性的向公众交代。但是,遗憾的是说这些话更加困难,不吸引眼球,会招来责骂,需要更大的勇气。正如一句名言:“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激情,那是没良心;一个人年老的时候不理性,那是没智慧。”而我们生活的这个充满着矛盾的世界,需要的除了激情,更需要智慧。

 

写在结尾的话:笔者认为一个客观的关于无管无痛取熊胆汁的报道,必须参观三个地方:大型养鸡场或者屠宰场、医院的肝胆病房,养熊场。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