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管饭、管住、不管人”——救助系统的制度创新  

2012-12-24 20:05:00|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卖火柴的小女孩》诞生150年后,在物质发达的现代社会,类似惨剧再度发生:五名流浪儿童因在垃圾箱内生火取暖,死于一氧化碳中毒。惨剧刺痛中国人的良心,悲情舆论,煽情质问,都是社会的正常反应,不过,防止惨剧再现却需冷静理性思考。

 

    首先要指出的是,从当地劳动力输出,留守儿童缺少照顾的大背景到五个儿童死亡的惨剧,虽有着概率上的因果关系,但从背景到惨剧之间,中间有着太多的因果环节和偶然性。具有很大能动性、疏于管教、顽劣、同时又缺乏生活经验应对生存的五个十来岁少年,其偶发行为导致伤害、乃至生命危险的可能性相当之大,就如每年暑假的溺水事件。所以,单就此次事件来看,承认其偶然是必要的。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则是,根据相关报道,这五个孩子经常离家出走,警方多次送回,学校也多次家访。事发之时,五个孩子中有四个处于辍学状态,到惨剧发生之时,他们已离家出走三周,但两位父亲却是闻之噩耗之后,于19日从深圳赶回。笔者无意进行道德上的指责,客观因素也非常具体,但显然,惨剧和监护者严重失职有非常大的关系。

   

所以,从监护者失职,到孩子多次离家出走必然伴随的偶发性危险角度来看,随后毕节政府8个各层级官员的免职,并不能说是得当的“因咎免职”,更多的带有显示政府重视,减弱大众怒火的公关性质。不过在异地任用、“带薪休假”的中国式免职惯例下,这种免职的作用非但不大,反而减弱了对事实的追问和思考。

   

引发惨剧的原因很多,从贫穷,到抚养能力和超生的不对等;从家长不尽责,到政府基层执行人员失职;从社会的冷漠,到孩子的顽劣;但在这些因素之外,撇开此次惨剧遇难者为无民事权利的孩子的特殊性,着眼于成年流浪群体,仍可尝试着探究中国救助制度的弊端及改善。

 

    在追问之前,首先需要客观、理性的认识救助站的工作对象。这五个孩子,是什么样的孩子?他们逃学、离家出走,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好孩子。他们不是没有起码的温饱和照顾,也不是无法接受教育,结伴流浪是他们主动、甚至努力的选择而非被迫。再扩大到整个流浪者群体,弱者并不天然具有道德,他们往往好逸恶劳、不愿工作、主动选择流浪,也常涉及酗酒涉毒、小偷小摸。只有承认这个事实,不美化、不浪漫化,才能在对事实的准确把握下,从最微观的动机、心理去剖析当下救助制度的问题,才能去照顾好那些逃学、偷盗、流浪、生火取暖的孩子和流浪者。

 

    孙志刚事件之后,中国政府废除了收容遣返制度。这种政治层面的渐进式改革,提供了政策面的基本支持,使救助制度在技术层面的进一步改善成为可能。如果从权利角度分析,虽然政府在道义上是任何人的最后保障,但其在成本和效率上却有其边界的,只有个人权利才是个体福利的最大来源。具体来说,正因为废除收容制度才释放出了流浪者的公民权利,进而导致他们境遇的改善。但是,这绝非终点,政治层面带来的潜在改善空间,需要大量技术层面的细微改进来释放,这就要求政府换位思考,在细节上更人性化,用老思维去看待救助问题,无疑是一种“懒政“。

 

    中国救助体系的相关规定不可谓不多。2009年民政部、公安部发布了《关于切实做好街头生活无着人员救助工作的紧急通知》;2011年轰轰烈烈的“微博打拐”后,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和改进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的意见》;之后民政部、公安部等八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在全国开展“接送流浪孩子回家”专项行动的通知》要求相关部门发现流浪未成年人,一律采集血样,进行DNA比对;建立社区流浪未成年人报告机制等等。

 

    此次悲剧之后,舆论也多呼吁严格执行这些措施。实际上,这些法规、政策、舆论恰好是不相信需要救助的人的能动性,构想的是一张覆盖城市每一个角落的大网,救助对象则如同猎物,全民严防,报警救助,大网随时收紧——出于建国后的“人为政府之砖瓦、螺钉”的意识形态,这种“大网”观在中国有深厚思想根基,并不奇怪。不过,与此同时,根据相关报道,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是:很多流浪者情愿睡大街,也不去救助站。此次五个遇难孩子在救助站的照片也表明,这5个孩子不是不知道救助站的存在,但他们仍然选择在城市的狭小空间中寻找避寒之所。所以,一个更为关键,更为基础的追问是:为什么有着趋利避害本能的人,情愿在垃圾箱中、高架桥下瑟瑟发抖,都不主动去救助站?

 

    首先,救助站并不好找,即使明确知道救助站的位置,救助站的地理分布也是一个问题。流浪者白天多在城市繁华地段活动、乞讨,他们显然不会放弃这笔收入,如果救助站地处偏远,来去的路程就成为一个隐形门槛。进到救助站之后,拍照、填表、登记、晚上不关灯、随时被监看,这些技术性环节,对于流浪者而言,达成吃饱、睡暖的交易成本提高了,“来去自由”的原则在某种程度上打折,甚至也仍存在一些强制送回的现象。实际上,一方面,这些技术性的环节的确防止了福利被滥用,保证了救助站内的安全,另一方面,从救助站系统的组织动机看,繁琐的文牍手续、纪律限制的背后,很难说不存在“内部人控制”之下所追求的降低入住率和事故发生率,从而避险、免责。

 

    在现在的行政逻辑之下,救助系统很难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必然是僵化的。所以,虽然基础性的侵犯已经随着收容制度结束,但在“主动”帮助流浪者,“大网覆盖”的观念下,技术性细节不但造就了一系列门槛,更重要的是,这些细节之中蕴含了对流浪者人身权利的限制、侵犯。由于被救济者的弱势,流浪者很难表达意见,最终,他们本能的选择远离救助机构。所以,救助体系应该减少伴随帮助而生的细节性限制——从这个角度看,救助之网非但不是太疏,而是仍不够疏。

 

    结论是反直觉的,但在逻辑上却是紧扣的,也和诸多记者所报道一致。目前毕节加大排查、建档、巡查,多部门联动,这种行政运动式的持久性,能否对抗生性顽劣、或好逸恶劳的流浪者,出于被限制而长期存在的主观能动的拒绝?所以,即使撇开糟糕的执行能力,政府“主动”帮助之网也不可能密不透风的覆盖城市,但是,“自愿”的想法却可以在每一个流浪者的心中扎根。

 

    所以,罔顾流浪者的自由权利,简单地情绪化宣泄,呼吁织密救助之网,这非但与流浪者不愿意去救助站的原因南辕北辙,更可能发生的则是,舆论压力之下,“街面无流浪汉”就意味着极大的强制,反而限制了流浪者的人身权利。这不但不能带来改善,反而会恶化很多人的处境,减少他们的乞讨收入,或陷入被送回、流浪、再送回的恶性循环。

 

    初衷和结果背离的社会政策并非仅出现在救助系统,不准卖给吸毒者针管的初衷和结果的背离也是一例:得到不干净针管,并不能阻止吸毒,吸毒者反而共同针管,感染HIVHBV。而逆向的思路在防HIV的行动中已见成效:免费提供干净针管、免费提供避孕套,最终遏制感染。

 

    同样,减少救助体系中技术性的人身限制细节,进一步释放的权利就会带来流浪者处境的进一步改善。如国外民间救助,并没有一系列权利查证身份,限制行为,而更低的门槛、更少的限制反而使善举更易惠及流浪者。对于由此造成的养懒人现象,则采取 “提供基本温饱,不提供固定床位,需每天排队”等非人身限制性方式。对生命的救助压过其他一切,温饱的生理满足应该简单易得,当流浪者知道“管饭、管住、不管人”,在保持流浪、乞讨状态之余,就自会去寻求救助。不过,这种更少人身限制的方式,却需要相应的制度、组织土壤。

 

    虽然每个成年人有充分的权利为自己负责,但在中国大众观念下,当政府在提供帮助,和流浪者发生接触的那一刻,就必然解脱不了对流浪者负上本该属于流浪者自己承担的责任。于是,政府救助机构就必然产生技术性强制,文牍手续、睡觉不准关灯、缺少隐私的厕所等等,而这些却使流浪者产生抗拒。同时,政治层面的改善却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公民自发的社会组织涉足救助功能,和官方体系一起构成多层次的救助体系。在组织上,官方的和非官方的互补,在功能上,高层次的需求满足和最低层次的需求满足互补——由于民间组织的性质,可以解脱很多责任,仅提供无任何权利限制的基本帮助,而需要更高层次帮助,如回家车票的,则需向官方机构履行一些前提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对流浪者无条件、无限制的基础生理需求保障,能提升他们的生存状态、健康,这意味着流浪者得到支持,能更长时间的流浪、人数增加——这需要政府、社会对此宽容,放弃“街面无流浪者”的目标,由此引出的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城市面貌到底是服务于政绩,或顺从于公众感觉,还是遵从于个人权利?这个问题比技术性的解决救助系统的弊端,似乎更难回答!

 

原文发表于《FT中文网》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