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远举的博客

政论、财经、社会、IT——分享思想

 
 
 

日志

 
 
 
 

韩寒传——第八章 思想的长征  

2012-01-27 15: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着把钱赚了”*****

    对于韩的转变,有些人赞誉其成熟。不过,也有另种角度的非议。正如他那咄咄逼人的“同胞”对手所指出的那样,他发生的变化是分裂的:一边让民众力行自我改良,而另一边却要自己的自由,他以呼吁民众“不要动”来撑大自己的空间,以意见领袖的姿态“站着把钱赚了”。对于这点,不可否认,也没有必要否认,正如他的质疑者所说的那样,当时他的肩上还担负着雀巢、斯巴鲁、凡客(一个21世纪10年代的一个电子商务品牌)、新浪等厂商沉甸甸的责任。在21世纪初叶的中国,不慎的言行必然招致厂商的巨大损失。韩巧妙的利用自己巨大的人气,小心翼翼的走着钢丝,用最小的美誉度上的损失去维持政府、民众、厂家三者间的微妙而紧绷的关系,并不断为自己,也为大众艰难的拓展自由的空间——比如,后来文人们跟进的狂欢式大讨论。

    雀巢和新浪也成为了韩后来政治生涯的长期资助者。对于政治家而言,雀巢、新浪这类公司是最好的伙伴——一个深入生活却无风险、另一个则具有巨大的力量。在这一点上,韩一直都是明智的。在面临不断出现的岔路口时,做出最有利且有理的选择,也正是商业社会的领导者所必须具备的品质。众多的明星政治人物,里根、斯瓦辛格、郭敬明、史恒侠、谁又不是这样呢?

 

*****左、右、粉丝*****

    在这一点上,韩寒超过同时代的很多文人意见领袖。

    在2003年的对话节目上,他的语文老师有段这样的话:“现在有些人把韩寒当做一个筐,好的,差的,各种各样的想法、推论都朝这个筐里去装” ,而另一个在现场的“笨蛋”,中国社科院陈晓明研究员也附和: “大家把韩寒当做一个筐,这是不可避免的,一旦一件事情变为媒体的一个事情后,它就变成一个筐,确实因为韩寒身上所反射的那么多东西,我们把他变为一个筐后,它就成为一个符号。这个符号才有意义,我们就会带上自己的主观去观察他,这就是他存在的意义。”陈晓明研究员2003年的话,越过时间的河流,在今天看来,仍然是深刻的,直指本质的。韩寒的身边有着太多的“填筐者”。

    在中国有种奇怪的现象,坚持革命意见的人,实际却对具体的革命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应该如何”而不是“实际是什么”。所以,他们对在政府压力下的商业社会中“可持续的传播”与“积累大众”并无太多兴趣,往往用抬棺进谏的方式“出光自己的牌”,收获悲情与清誉,但无论如何,殉道者的悲情和努力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年轻的韩寒看到了其中的不值、但却没看到不光是他在撑大舆论空间,那些悲情的书生也在为他撑大言论的空间——从张志新到遇罗克,无数飞蛾扑火,才让韩寒能在当时,站起来,还把钱赚了。不必感恩,这本是中国社会发展的一步。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在当时,他忽略了不断推一个注定滚下的石头所具有的厚重的道德力量,却试图用一种举重若轻的态度去面对,而最终呈现出的却是轻佻。

    实际上,正如30岁的他自己所说,这个转变与其说是温和,不如说是激进,本质上是叛逆而富有攻击性的。不管是老舍、巴金,还是余华、陆天明、还是最后的政府,都是他的一个攻击对象,不过是从“娱乐商业”到“政治商业”的转变。事实上,虽然这种商业时代的传播有着非常大的正面意义,但知识界一方面不屑于这种有悖传统的“走秀”,而另一方面,却艳羡并利用这种传播能力。于是,他们有意识忽略韩的不同特质,纷纷往筐里塞入自己的东西。

    于是,虽然对于21世纪初叶的中国典型的左右派来说,韩的观点和他们有着实质的差异,但兴奋的右派最初忽略这一差异,忽略之前的骂战,忽略他批评政府之下潜藏的是反叛、是传播,而非相似的价值观,在韩的博客开始批评政府之后,就给予其巨大的赞誉。而到2012年初,在韩的转变之后,兴奋的左派也忽略韩和他们的差异,开始盛赞韩寒,《环球时报》甚至忍受韩的揶揄。而与此同时,失落的右派则放大了这一差异——虽然,2008年的他们就如2012年的环球时报。某种程度上而言,正是这种有站队无立场、重党争轻信念的知识界才造就了左右争相献媚于一个叛逆的年轻人!当后来出现质疑韩寒的声音时,知识界甚至以韩寒是一个“念想”、“一面旗帜”为之辩护。而当这个叛逆的年轻人觉得羽翼丰满并想打破束缚之后,实际上并未做好准备的他就和“填筐者”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这正是2011年末的转变风波的最抽象构像。

    不过需要向今天的读者指出的是,在当时的中国,左和右具有浓厚的中国色彩。著名的历史学家王妱彩在2050年出版的历史书籍《转变》一书中这样写到:“中国士人阶层传统上都不缺反抗精神,但同时又较为缺乏自由、思辨的精神,并往往用反抗来代替这两者。抬棺死谏的抗争,圣人的万世师表、乃至20世纪40年代知识分子对新兴共产党的狂热赞美都是这一特征的不同侧面的体现。而20世纪50年代之后的教育和学术、多年计划经济思维,甚至由于管制而不高的舆论水平都加强了这种现象。直到21世纪40年代亚太战争后期,中国国内都一直缺乏真正的右派的思想成长环境。今天,历史学家们把这整整100年称为“集体中国时代”,在这个时代的所谓左右之分,其实是“没头脑”和“不高兴”,实质上是拥护和愤怒之分。在今天,这一观点已经得到公认,但在当时,这却被视为冒犯。”

    但韩的道路不同,在2011年末的变化之后,“政治商业”向“商业政治”转变,他把商业运作积累的巨大人气灌注自己的基层土壤,真正从“同学少年多不贱、武陵裘马自轻肥”的少年成名,向扎实的社会活动家转变。同时,得益于巨大的商业能量和传播能力,韩只需扎根下去,而不必在意“不高兴”和“没头脑”,踏出一条真正温和的折中之路。这也是一条漫长30多年的不断自我审视并审视社会的道路。必须再次强调的是,正如前述章节阐述的那样,本书现在所指的这种温和,这种他后来在实际工作中展现出来的操作上、纲领上、理念上的温和,本质上已经完全不同于当年。在2039年的一次反战集会上有人问他,他以一贯的温和笑着说:以前,我写新概念,退学,在cctv被大辫子姐姐批判,是全社会苛责前的无助小孩,后来我骂文人、骂陆天明、高晓松,再后来骂政府,后来我是一个年轻的父亲,而现在呢,已经是爷爷了。老头子和少年,这就是事实,很简单,也很复杂,但这都是我。

    这个成长的过程,正是韩寒去偶像化、去符号化的过程。社会学家 这样描述:“人类是群体社会,社会各群体均需要意见领袖,这是人类社会的一个不可改变的特点。特别是在IT时代,草根意见领袖的传播能力又得到了极大的强化,这从21世纪整个10年代微博、推特的蓬勃发展,从阿拉伯之春均不难看出。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中国社会从未出现过势均力敌的权威媒体之间尖锐对立的舆论形态,大众没有在类似台湾社会那种对抗性舆论下存疑并思考的经历和习惯,这一点直到21世纪40年代的媒体大爆炸之后才得以改观。所以,在此之前,被称为粉丝的受众容易“被绑定”到一个意见领袖,并和不同意见形成剧烈冲突,即使抛开至今尚无定论的商业化组织因素,这一点在韩寒的受众中也特别明显。

    韩的粉丝也影响到他对中国社会的观察,韩寒博文中戏称的革命,就具有非常浓厚的韩式粉丝的特征——微博、QQ、手机和网络。实际上,也许正是因为韩寒对自己粉丝的观察才得出关于素质的悲观结论,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他似乎认为他的粉丝是庸众。悲剧的是,他那洪水一般淹没对手的粉丝似乎证明他是对的,而更悲剧的则是:在麦、方、韩之争中韩表现出和他的粉丝相似的特征!”

    幸运的是,对于这一点,他有过警醒,并企图和粉丝保持距离——开始“杀戮群众”——同时,这也是中国舆论和社会容纳多元思考的开始,但是,这一过程随后被随之而来的全球经济衰退打断,要面包的呼声盖过了要自由。直到在2040年的大冲击之后,以年龄为特征的激烈的韩粉已随时间消散,但更温和、甚至不关心政治、分布在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的支持者却成为他最扎实的根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韩寒符号化意义的逐步消解,意味着韩寒的成长。

    今天再去深究50年前发生这个变化的原因已无太大的意义。有意义的是,那是一个起点。是一个韩开始与社会、还有他的拥戴者共同成长,奠定了一个温和的、广泛根基的政治家的起点。

这种温和根基,正是他能脱颖而出调和左右、甚至弥合两岸创伤的基础。在经历了21世纪上半叶的巨大变化和冲击之后,民粹、阶级剥削、官民之差、暴力等概念被更为思辨的、温和的、讲规则的价值观及“企业家才能”等市场观念逐渐取代之后,中国社会已经走向阶层之间的和解,并越来越认可这种建设性的“不开远光灯”的温和。

    而在此前的30年中,韩的这种折中的、审时度势的温和——在当时,这种温和的来源和最终表现或许是幼稚的——就如同一个孩子无助的站在不高兴和没头脑两方中间,离当时的对立双方均是如此之远,这反映出了这30年当中中国社会中所存在的观念上、信念上的无比巨大的裂痕。正如当下全球的经济、社会、心理学、军事等相关领域的专家们所广泛认同的那样:在随后而来的全球经济萧条中,这种裂痕之下板结的中国社会,缓慢滑向30年之后中国和亚太的巨大变化,最终,亚太战争也深重影响了全球。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中国社会似乎还是从老祖宗那里找到了自己的处世之道——中庸。


    而关于韩寒的这个变化,历史学家们至今争论不休的是:在之后30年,是力行自我改良的号召导致了中国缓慢的变化,最后,在人口红利耗尽并迎头遭遇全球经济萧条之后,在权威主导下民众目光转而向外,最终导致亚太范围的巨大冲突?还是,力行自我改良的号召被忽略,才导致了在经济萧条中“多数人的暴政”塑造出来的民族主义的外向型政府?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又否印证了韩的那三篇著名博文中所述的“质量不高的民主”呢?


    或许,这本是同一回事。

 


————摘自《韩寒传》,
第八章:“思想的长征”,212页
定价130,000.00RMB      
2062年第十次印刷,印数100,000册,


短篇非完全架空、软科幻+伪传记+评论
调侃外壳,理性内核。诸多隐蔽笑点、信息点,供诸位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